您的位置:首页 > 凤凰资讯 > 正文

特朗普“做生意的艺术” 把美国信用输得一干二净

作者:admin 来源: 日期:2018/6/17 1:22:11 人气:

特朗普生于1946年6月14日,刚过72岁生日。

  去年6月,他干了一件事,宣布退出190多个国家参与的《巴黎气候协定》,原因是如果执行该协定,美国到2025年将会损失270万个工作机会。

  这是特朗普惯用的手法,就是抛出一个谁也不知道怎么算出来、到底合不合理的数字,说这影响美国工人利益,然后采取行动。在总统竞选中他就是这样争取选票的,他说要阻止非法移民,要把制造业岗位带回美国,要重新审视美国的国际关系,包括与中国的经济竞争。

  特朗普宣布退出气候协定时,奥巴马发表了一份声明,说美国政府已经加入到“拒绝未来的少数国家”的行列。包括洛杉矶、纽约、波士顿在内的数十个城市市长发表联名信,表示将继续履行气候协定。

  一年之后。特朗普把目标对准了中国。

  6月15日,白宫对中美贸易发表声明,对中国的1102种总额500亿美元的商品征收25%的关税。第一组关税涵盖340亿美元进口,将于7月6日开征;第二组关税涵盖160亿美元进口,将进行进一步评估。

  中国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当天针锋相对,对原产于美国的659项约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25%关税,其中对农产品、汽车、水产品等545项约340亿美元商品自7月6日起实施加征关税,对化工品、医疗设备、能源产品等114项其余商品加征关税的实施时间另行公布。

  中国外交部声明:“如果美方出台包括加征关税在内的贸易制裁措施,双方谈判达成的所有经贸成果将不会生效。”过去几个月中美贸易磋商达成的协议和默契,又要推倒重来。

  虽说生意本来就是谈出来的,中美双方的贸易问题“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”,多一些斗争回合也不奇怪,但特朗普的变脸术实在让人难以捉摸。


  是为了中期选举,必须做出强硬姿态,才能笼络住民粹化情绪,还是白宫行政部门内部就意见不一?是面对中国崛起的焦虑的释放,还是“党争型民主体制”的必然结果?无论如何,不断变脸的结果,是美国国家信用的巨大流失。

  2

  中美两国作为世界最大的两个经济体,如果开打贸易战,都会受伤,世界也会被波及。中国不愿意打,但也不怕打。美国想打,但特朗普可能大 大低估了打贸易战对美国的影响。

  中国对美国的货物贸易顺差,差不多一半来自机电产品(如家电、电脑、手机、电子零件),一半来自轻工产品(如服装、家具、纺织品),这是全球产业分工的结果,就算美国加征关税,中国失去一部分出口能力,这些产品也不会回到美国生产,只会转移到一些新兴发展中国家。美国的对外逆差也不会减少。中国通过将一部分产能转到新兴国家,会减少对美贸易顺差,但会获得投资收益,也会得到新兴国家的欢迎。

  而对美国来说,打贸易战的结果究竟如何呢?

  今年5月3日,包括12位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在内的美国经济学家联名致信特朗普,对高关税贸易政策发出警告。他们说,不要采取1929年大萧条初期时的贸易保护主义措施,那会让所有美国人都付出代价。

  以史为鉴。1930年6月17日,胡佛总统签署了《斯姆特—霍利关税法》,该法案共修订了1125种商品的进口税率,其中增加税率的有890种,还有50种商品由免税改为征税。当时1000多位经济学家写信谏言,敦促国会不要通过这一贸易保护主义法案,但最终无能为力,使得进口商品平均关税上升到课税品价格的60%。美国的做法激起了超过40个国家纷纷提高关税水平,全球壁垒提高,陷入停滞。1933年世界贸易水平只有1929年的1/3。

  《斯穆特—霍利关税法》不仅没有拯救美国,反而让全球陷入贸易保护与贸易萎缩的恶性循环之中。

  此次美国经济学家写给特朗普的信中,直接照抄了1930年经济学家信中的部分内容——

  “我们坚信加征保护性关税是错误的。整体而言,它们总会增加国内消费者的购买价格。贸易保护水平一旦提高,绝大多数美国公民都会因生活成本上升而受到伤害。

  “绝大多数农民也会是加征关税的输家,而且是双面输家。一方面作为消费者而言,他们不得不购买更昂贵的纺织、化工和钢铁产品。另一方面作为生产者而言,他们卖出产品的能力受到限制,贸易壁垒横在了他们与那些想要对美出口的国家之间。

  “美国的出口贸易会整体受损。别的国家不可能永远光买不卖,我们越是通过高关税限制从别国进口产品,我们对别国出口的能力也就越弱。他们必然会被激怒,对美国产品回赠报复性关税。……关税战的战场上结不出世界和平的果子。”

  但历史可能正在重演。1930年,亨利·福特说高关税限制是“一项愚蠢的经济政策”,他花了一个晚上在白宫试图说服胡佛否决该法案。J.P摩根首席执行官拉蒙特说,他就差跪下来乞求胡佛顶住政治压力不要干傻事了。但胡佛还是批准了法案。


  特朗普和胡佛有一点很像。他们都是生意人出身,胡佛是矿业大亨,特朗普是房地产大亨。但他们成为总统,要做一个国家的生意的时候,都如此短视。

  3

  特朗普写过一本书《做生意的艺术》,他把自己做生意的要素总结了11条,其中没有一条和诚信相关。

    凤凰平台  http://www.fenghuangxuexiao.com/

  去年我碰到香港瑞安集团主席罗康瑞先生,问过他对特朗普的评价。他说,美国选了这一个总统,让人非常不安,世界也会不太平。

  罗康瑞和特朗普曾是生意伙伴。上世纪90代,特朗普在纽约的一个房地产项目濒临破产,通过关系找到罗康瑞和新世界集团的郑家纯求助。他们出手购买了这块土地,承担了特朗普的债务,还答应最终利润的30%分给特朗普,并请他当顾问,给他一笔顾问费。在罗康瑞他们的经营下,项目转危为安,价值攀升,加上纽约市道反弹,这个项目后来非常赚钱。2005年,他们以17.6亿美元高价卖掉了项目。

  谁料想特朗普翻脸说自己事先不知,否则一定可以卖出更高价钱。他向纽约联邦法院起诉,向罗康瑞和郑家纯的财团索赔10亿美元,并申请强制令,阻挠他们将投资收益转向投资旧金山的另外一个项目。

  特朗普明明事先知道情况,但为了获得更高利益可以撒谎,这让罗康瑞非常吃惊。官司打了4年,特朗普最终败诉。他让曾经的合作伙伴们在法庭上出示了16.6万多页的书面材料,指控他们有各种违规,包括欺诈和逃税。而他对自己的评价则是——“凭着运气、而不是天赋,我最后的结果要好得多,因为这些楼都升值了,最终的结果是好的”。

  这场官司后,罗康瑞和特朗普断绝了一切商业关系。他曾说,“特朗普就是那种人,打官司算不了什么。就是家常便饭”。


  这样一个朝令夕改的极端功利主义者,变脸是正常的,他的承诺是不靠谱的。

  4

  中美贸易争端具有长期性、结构性,不会一夕化解,将会常态化。这一点已经没有谁会怀疑。

  500亿美元加征关税只是开始,只是前奏,接下来双方会边打边谈。贸易只是争端的一部分,汇率、市场开放、知识产权、国企补贴,等等,都会摆到桌面上,回避不了。两国走向“大冷战”的概率很小,但局部性的各种战役将次第上演。从某种角度看,这样的“战”也是一种好事,一种化解,化解风险累积成巨患。


  美国经济实力领先中国,所以我们必须以更强的紧迫感,继续追赶。中国政府已经表明,中国经济会更加开放,中国在市场建设中会更加注重公平竞争。从2015年《关于推进价格机制改革的若干意见》、2016年《关于在市场体系建设中建立公平竞争审查制度的意见》、2017年《公平竞争审查制度实施细则(暂行)》等文件来看,我们在市场准入、产业发展、招投标等方面,将以更大的力度和更坚决的态度,推动公平竞争。

  推动国企改革,打破行政性垄断,保护知识产权,营造法治化营商环境,则中国经济在全球的形象将更具正当性和可持续性。这都是我们该有所作为的,美国施压还是不施压,我们全面深化改革、构建现代化经济体系的工作,都要抓紧落实,不被既得利益和体制性机制性障碍所束缚。

  如果特朗普能够让我们更好地认识自己,那他在客观上也是我们推动改革的“神助攻”;同时,特朗普还让我们更清醒地认识了美国,看到了美国信用是怎么丧失的。在国际舞台上,他正在一步步“帮助”美国这个超级强国,这个全球规则的制定者“去正当性”、“去软实力”。他的“美国优先”就这样奇幻般地变成了“美国坠落”,这大概是再有想象力的人两年前都预料不到的。



编辑:凤凰平台